人文发酵基地—发起人徐小明谈汇霖达库的构想

一个小小的社群看来微不足道,但人类许多伟大事业的实现却都源于梦想的力量。无论是文化的发酵基地还是艺术的乌托邦, 大库都提供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让我们能更好地生活的方式。

                                                                                                           王 甦

*王甦为艺术中心展览协调人。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对生活的品质要求也进一步提高。尽管多数人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还主要限于物质方面,但是已经有一小部分人开始研究如何在精神层面上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这一课题。台湾著名导演徐小明与一众友人发起并建立了汇霖达库社群(被群内人昵称为“大库”)。作为大库的一分子,丹德力艺术中心特邀徐导和大家分享他对大库的设想和体会。

大库的构想

大库的构想源于一群台湾同胞对北京的热爱。徐导解释说:“大库的英文名字叫Family de Cool,主要成员都是在台湾长大,后来不约而同来到北京工作、生活,并且爱上了这个城市。北京是一个特别的地方,人文上很多元化、也很精彩。”

但北京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却引发了他们的担忧。“特别是2000年申奥成功后,北京的开发速度更快了,而且发展基本上是以经济为导向。对一个城市来讲,这不一定是好事,可能会把多元化的发展环境简单化。”对此,徐导表示:“也许,我们不能改变这种状况,但我们不能因为无力改变,而放弃改变它的心。”2004年,他和一些朋友在钓鱼台和欧洲的一个基金会做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论坛,邀请了学术界、企业界以及联合国水力资源组织和国内环保局的官员参加。大库现在的成员之一CNEX影视工作室做了活动的纪录片。徐导希望,通过这种形式把中国发展的过程记录下来,“如果更多人能够聚在一起,做的事情可能更多。”

“大库就是一个小社群的概念,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小社群搞好。每一个小社群好,大社群才会好,国家也就好。我们是在一个很概念的地方,做一些很精神的事情。我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文化的发酵基地

为了构筑大库这样一个精神家园,徐导和朋友一直在找一个特别的地方,用他的话说“希望是一个旧的地方,能够体现北京的记忆”。他们曾经在北皋和紫云轩看到一些很老、造型很独特的厂房,想租下来,作为工作和周末居住的地方。

后来,徐导又看到了竞园(也是大库成员摄影师陈福堂的摄影棚所在地),很快就改变了决定。“这里离市区特别近,从CBD开车只有10分钟。竞园原来是北京的棉麻仓库,没有污染,很干净。所以,把各种条件综合起来,我们几个朋友对竞园一见钟情,特别是它的故事。”徐导告诉我们,大库前面红色的楼是以前是一个月台,从清朝起就是棉麻铁路运输的卸货点,后来被拆掉了,很可惜。他们也曾跟竞园的业主沟通过,希望把竞园里面的历史遗迹拿出,作公开展示,让人们能够了解它们的过去。”

大库仅仅选择一个悠久历史的地点作为家园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家庭成员如何发挥他们的作用。在成员的构成上,徐导也颇费了一番心思:“我们希望家庭成员能各自有专业,可以帮助家人处理各类事情。这是出于功能上的考虑,从精神的层面上讲,我们要找和我们有相同理念的人。原来我们只有四个朋友——有电影人、摄影师、纪录片基金会和餐饮娱乐企业家。后来,丹德力、意大利餐吧The Fooding Kitchen和做有机奶及环保的公司万得妙加入,大库就变成了七个人的家庭。”

对于,大库今后的功能,徐导寄予厚望:“大库今后会变成一个很重要的场所,创造出属于这个地方的文化,从而形成一种感染力,并且发酵。”在大库的计划活动表中, CNEX每周会做一两次纪录片展映,徐导也计划邀请国外大师,每月就一个主题做影像方面的讲座,丹德力艺术中心每个月也会有个主题活动。徐导称:“艺术是需要教育的。在大库,大家可以互相帮助,联合起来做这件事情。”

艺术的乌托邦

除了作为文化的发酵基地之外,大库也希望给生性敏感、脆弱的艺术家一个休整的空间。

作为一个做了二十年小成本艺术电影的导演,徐小明对艺术创作的艰辛深有体会。他指出,和商业片不一样,小成本电影需要耐心、时间和自己敏锐的触角。“中国的导演成长得很快,不少获得了成功,但是他们能做到的也许不只现在这些。”徐导说,“如果我能够突破一个人的工作模式,也许能够帮助新生代的导演。我可以在不以目的为导向的过程中观察他们,让他们体会创造的过程,并逐渐成熟起来。”

徐导还表示,成功会让一个人很快迷失,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迷失过,听不进任何人的话。“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但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迷失的人需心理引导,帮助他们走出自闭的状态。这也是我想要做的工作。”

成功并不是艺术家成功路上唯一的障碍。商业化同样能够折断艺术家的翅膀。
 
“商业是相对残酷的,一切从利益出发,如果不能创收,就要牺牲掉你。而艺术的成形需要一个刻骨铭心的过程。如果不给艺术创作者时间经历这个过程,他们是创作不出什么的。”徐导感悟道。

徐导认识一位西安美院很有才华的学生,在艺术表达方面非常出色。这个年轻人一毕业就到了北京,成为了签约画家,马上投入到艺术市场中去。但是,突然的转变,让他无法适应,两年里无法创作,后来只好回家帮父亲做工。

徐导说:“多亏了我们有丹德力这样一个好邻居。艺术中心可以为让这些受伤的艺术家提供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让他们慢慢恢复原有的艺术敏感性,重新找回创作的状态。城市的发展快不是坏事,但是可能以牺牲包括文化和艺术在内的很多东西为代价。但一个城市不能没有艺术和文化,因为它们是城市的精神。”

 

电话:86 10 67708966 传真:86 10 67709366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号竞园北京图片产业基地1号库 邮编:100124

京ICP备0900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257 丹德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