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也陶醉—记旅美工笔画家赵秀焕

     同样是画卷背后的人,画家们在自己的作品中却给了自己不同的定位。在当今的中国画坛,被更多人接受和推崇的往往是把人物作为主角的画者,拍卖场上肖像画也屡屡叫出天价。不可否认,自我崇拜是这个过于自我的时代的产物。对主观感受的过度沉醉,使很多人忽略了我们周围的世界。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写实画家,赵秀焕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画她身边的花花草草。在这些大自然的主角面前,她把自己当成了完完全全的“配角”。她的画笔留痕之处流淌着串串讴歌生命平凡之美的音符。


      看赵秀焕的画,犹如漫步植物园。清雅的荷花、幽怨的玉兰、娇羞的玉簪、高贵的马蹄莲、妩媚的鸢尾、质朴的蜀葵、活泼的牵牛,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都是她画作的主角。然而,赵秀焕画中最抢“主角”风头的往往又是“配角”。在她的每幅画里,你都能找到“配角”的身影。它们是几条小鱼,或是一只小鸟,又或是一只小虫,躲在画面某个隐蔽的角落里,如此和谐地与“主角”共生共息。虽说是“配角”,它们似乎又不可或缺,缺了他们,画面就少了一分生动,一分平衡。赵秀焕为这些“配角”赋予的灵性,充分地体现了生命的平等。对她而言,所有有生命的东西都该被尊重。


      在美的事物面前,赵秀焕总是肃然起敬,毫不马虎。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写生的习惯。也正是因为和自然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赵秀焕才能在画中真实地还原自然界的生命的同时,对她们进行艺术升华。


      看过赵秀焕画的人,无论是否欣赏她的画风,都会同意一点,她是在用“心”作画。


      赵秀焕的画看似随意,实则严谨。构图中的那份自然其实是反复拿捏远近、疏密、厚薄的结果。正是这份严谨以及非凡的空间记忆能力,让她能够如构思小画般娴熟地驾驭数十尺长的手卷。最能体现赵秀焕构图功力的要属她的白描,线条之复杂,笔触之细腻,对眼力和体力都是极大的考验。为了这些心爱的白描,赵秀焕的眼角刻上了一道道皱纹。


      赵秀焕的画色彩层次极为丰富,但又浑然一体。虽然赵秀焕称自己从未系统地学习过色彩,但是凭着她对颜色天生的敏感和美感,她创造出了自己独特的色彩风格。从视觉上讲,传统国画往往是平面的,而赵秀焕的画则通过色调的变化创造了西洋画的透视效果,为工笔画这一中国古老的画种赋予了新的生命力。以赵秀焕画作中出现得最多的荷花为例,我们能够充分地感受到复色的魅力。先说荷叶,同样是绿,在加入了蓝、灰、紫、赫等颜色之后,神奇地变换出了无数的颜色。深深浅浅、幽幽实实、亮亮暗暗地晕开在荷叶上、池水里、水草旁。再说荷花,从桃红、嫩粉、淡粉、暗粉到透白,荷花颜色随着季节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在作品中,荷花的颜色是轻灵甚至于是透明,而这轻得似乎能飘起来的色彩效果,恰恰是通过十几甚至几十次的晕染得到的。


      依托色彩之“薄”的是技法之“厚”,而 承托技法之“厚”的又是情感之“浓”。赵秀焕的画记录着她人生的各个阶段,从早年学画的孜孜不倦,到中年移居美利坚的孤寂清苦。正是人生的经历酿成了渗入赵秀焕画作的醇厚情感,她的艺术也在生命的历练中得到升华。无论是在何种人生际遇之中,赵秀焕都不曾放弃自己的艺术理想。即使是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她宁可以教授丹青技法为生,依然坚持写实主义的画风,用画笔拥抱着大自然里的小生命。如果赵秀焕心中没有那份执著,恐怕我们今天也将无缘欣赏到如此之多学院派的震撼之作了。


       作为女人,赵秀焕超脱了感情的小爱,而是用她的心去包容对艺术、自然和生命的大爱。作为一个人,赵秀焕始终保持质朴的本色,她的人一如她画中的生命,平凡和真诚。赵秀焕活得实实在在,她甘当自然的“配角”,艺术的“配角”,却又始终陶醉其中。也许,忘记自我并将自我和作品融为一体,才是绘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时间也将会记住那些忘我的艺术家。

 

                                                                                                                                                 王 甦

电话:86 10 67708966 传真:86 10 67709366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号竞园北京图片产业基地1号库 邮编:100124

京ICP备0900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257 丹德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