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窗

认识赵老师是我人生旅途中的意外收获。
 
一九九三年春天,我在美国加州家里举办艺术沙龙。邀请各方艺术人士聚会,因而结识了画家赵秀焕。我们没有擦身而过,而是开始了一段亦师亦友、淡如水细如流的交往。
 
我喜欢音乐艺术。领我入艺术之门的是赵老师。她知道我没有画画的天分,所以不把我学画的要求放在心上。赵老师是在与我一同在厨房包茴香馅饺子、黄昏晚霞中一起在园子伺候花草时,对我进行艺术启蒙的。画画是赵老师的生命,是她的呼吸,她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创作,像僧人打禅,行亦禅坐亦禅,语动心静均是禅。赵老师没时间打禅,但是她的创作就是禅。十几年往来的耳濡目染,让我这个白丁开始懂得欣赏艺术,渐渐领略到艺术的真善美。
 
艺术是生命的创作,而生命的源泉出自灵魂。灵魂总是在孤独痛苦时愈发美丽。生命的光芒可以是沉淀的艺术,可以是宽恕与容忍,可以是追逐的梦。在赵老师的画里,忧郁是和平的化身,孤寂是心灵的窗户。
 
一个人的智慧不完全是天生的,是生活的历炼,是对生命的尊重。在赵老师的眼里,一草一木就连小蝌蚪都是宝贵的生命。在2004年,她突然把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请上画纸,像对待她所有入画的花鸟的平等心般勾画入图。入了画的花草就不会枯萎,枯枝残荷又是生命的另一章。
 
“喧宾夺主”是赵老师的专长之一,细长飘逸的芦苇常常需要在饱满的荷花前,就连蒲公英也能在灿烂怒放的百合前信心满满地告诉大家她是谁;虽然蒲公英的出现是为了填补虫咬破画纸的意外,但是在这张画里,我见到了生命的平等与和平相处。由于我是赵老师的常客,正好赶上看到自信的蒲公英出现的那一刻。后来知道这幅作品被人收藏,心中很是失落,但是想到赵老师是我的朋友,一个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朋友,能有这样的朋友,等于拥有她所有的创作,心里又踏实了。
 
艺术的灵魂在虚实之间,痛苦可以是快乐的升华。赵老师的生活遭遇并没有阻碍她对艺术人生的追求。她在孤独寂寞的同时人生也得到了升华。
 
我生活上遇到挫折时,赵老师的睿言智语像她的画笔,为我打开一扇又一扇的心灵之窗。在我失去父亲伤心不已时,赵老师劝我“活着比死去的人更重要”,像点穴点醒了我的生命,化解了我心中的悲痛。一扇窗关了,另一扇窗又开了,即使是她笔下的残荷花蕊冷冰冰也能让人看到生命闪亮的光芒。在《永恒的温馨》中,错综纠缠的康乃馨枝叶正是母亲喋喋不休的关爱。从此,我理解母亲与儿女之间的脐带是永远割不断的。我从赵老师的画里领域到对待生活的态度和生命的方式。
 
我相信物质不灭定律,灵魂不会随着肉体而消失。生命的情感一旦入了画,灵魂就有了归属。赵老师的每一幅画都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对生命有深刻感受力的有缘人,会在赵老师的画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灵世界。 
 
                                                                                                                                                                                                            陈 慧

电话:86 10 67708966 传真:86 10 67709366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号竞园北京图片产业基地1号库 邮编:100124

京ICP备0900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257 丹德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文 | English